17年前因“非典”结缘双警夫妻再次共上抗疫一线

晚上9点多,资阳交警支队秩序与事故预防处理大队民警王磊,在复核完一起肇事逃逸后顶包的交通事故后,匆匆赶到办公室。正用键盘敲字时,旁边的电话响起,他看了一眼,接通了女儿的又一次来电。

“爸爸,你什么时间回家?我等你吃饭呢……”“快了、快了,我忙完工作马上回来。”挂断电话,王磊继续工作。当晚,他到家时已是深夜,女儿早已蜷缩在沙发上睡着。

女儿总问爸爸什么时候回家

疫情结束后带女儿去北京

某公募基金经理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公募基金参与新三板投资有两大担忧。一是新三板目前的流动性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各类投资者获取超额收益的难度,市场可能无法快速通过自由交易形成对资产价格的统一判断。例如对于价值投资者,即使发现了“价值大于价格”的洼地机会,也可能需要等待比其他证券市场更长的时间才能通过价值回归获利,而一旦价格回归理性,市场也不容易通过价格波动提供新的买卖机会,对于“技术分析派”,价格变化趋势的欠缺也使分析难度加大。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讲,公募基金参与新三板投资有利于改善新三板投资者结构,提升市场交易活跃度,也有利于逐步推动基金管理人充分发挥专业管理能力。

而王磊女儿正处于小学升学阶段,家中老人又长年行动不便需人照料。为保证抗疫工作不受影响,不增加家庭压力和负担,王磊每天早早起床做好饭菜,给女儿交代好学习和生活事项后,便急匆匆赶回岗位。“一般是弄一些‘硬菜’。”王磊笑道,女儿很懂事,中午吃过饭后都会把碗筷洗好。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情人”,而王磊却觉得自己并不是一名合格的父亲。

本次发布的《公募基金投资新三板指引(征求意见稿)》主要包括四大亮点:一是允许股票基金、混合基金、债券基金投资新三板精选层股票。二是要求基金管理人投资流动性良好的精选层股票,并审慎确定投资比例。三是基金管理人和基金托管人应当采用公允估值方法对挂牌股票进行估值,当股票价值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且面临潜在大额赎回申请时,可启用侧袋机制。四是要求基金在定期报告中披露持有挂牌股票情况,在法律文件中揭示特有风险。

作为交警支队事故预防处理业务的直接责任人和基层驻点下派民警,疫情发生后,王磊一方面要承担支队事故预防、复核、处置和群众接访等业务工作,另一方面要参与基层大队的路面抗疫勤务。而妻子张英所在的资阳市公安局拘戒所实施全封闭式管理,为减少人员流动,实行15天一轮班勤务,吃住全在单位。“虽然工作地点、内容不一样,但都是抗疫一线。”王磊说。

王磊更担心的是怕女儿无人辅导成绩会下滑。“平时成绩都在全班前十名,但想读好一点的初中,必须更努力。”好在2月16日,张英完成第一轮15天勤务回家轮休,也让王磊吃了颗定心丸。

采访结束时,王磊一直强调其实还有很多像他这样的“双警”家庭,他们只是尽了一名警察的义务,谈不上伟大,只希望疫情早日结束。

与妻子并肩在抗疫一线

17年前的“非典”与妻子结缘

事实上,公募基金对新三板市场并不陌生,此前公募基金在新三板市场参与投资的都是专户产品,从投资者门槛和运作机制来讲,专户产品和私募产品可以说是如出一辙。在此背景下,新三板市场各方一直都十分关注公募基金真正入局新三板市场的进展。

广证恒生分析师陆彬彬曾表示,新三板市场调研和数据收集的成本相对较高,但公募对这些小市值公司可投入资金规模却不大,实际操作中如何平衡成本与收益是个难题。

据了解,疫情防控期间,王磊和雁江交警大队的同事在路面防疫防控执勤岗位上,日均检查引导车辆300余辆,处置各类事故10余起,上传下达各类信息100余条。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陈远扬

“女儿一直想去北京,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里转一转。”对于未来,王磊也有着自己的打算,他计划等女儿小学毕业时,一家人到北京旅游,既是完成女儿的心愿,也是补偿自己作为一名父亲的“亏欠”。

粤开证券新三板研究负责人殷越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此次发布《公募基金投资新三板指引(征求意见稿)》允许公募基金投资新三板挂牌股票,有利于改善新三板投资者结构,壮大专业机构投资者队伍,提升市场交易活跃度,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有利于逐步推动基金管理人充分发挥专业管理能力,充分发挥机构投资者在多层次资本市场的综合作用;有利于拓展公募基金投资范围,帮助投资者分享创新创业型企业成长红利。

“她运气其实很‘差’。”王磊说,2007年11月女儿出生,6个月后遇到了“5·12”汶川地震。那时,他转岗至事故处理,每天需要跑现场,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出去50-60次。女儿白天只好由爷爷奶奶照看,晚上妻子下班后又接回来。“从小到大,我基本没怎么照顾过她,感觉很亏欠。”

“对于新冠肺炎疫情,在防控方面我比较有经验。”2003年“非典”,王磊当时是资阳市巡警支队民警,疫情发生后,他成为资阳第一批也是唯一一批在高速卡口隔离点执勤的4名民警之一。“当时去还是有点担心,单位还给我们买了保险。”

疫情当前,警察不退!这是在资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驻地写着的一句话。

而恰恰是这次执勤,让王磊与当时在派出所工作的张英认识。“当时相当于我是在前线,她在后方,有时间就会给我送吃的、穿的,感觉很暖心。”王磊说,也正是从那时起,两人相识、相知、相爱,并最终结为夫妻,2007年,可爱的女儿出生。

2月20日,当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资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见到王磊时,他正在忙着整理一份疫情期间道路交通事故快处快赔工作实施方案。“主要是为方便群众,推进事故定点快速处理和网上无接触快速处理相结合的新举措。”

2020年伊始,新三板市场就迎来公募基金“入局”再提速,对此,公募基金市场的基金经理们有哪些担忧和期待?

疫情发生后,妻子也需要值班,每当女儿打来电话告知家里情况、询问爸妈什么时间能回家时,王磊内心的亏欠感愈发强烈,但他还是会平静地安慰女儿:“快了、快了,爸爸忙完单位的工作马上回来。”不过女儿毕竟已经12岁,有时也会忍不住小声责怪。

某机构投资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主要考虑的问题是新三板市场值得投资的标的占比相对较低,公司质地相对较弱,募资能力、资本运作空间也与其他证券市场有一定区别,想要在统一时间效率的前提下寻找超额收益,机构投资者可能需要花更长的时间寻找可选标的。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公募基金直接参与新三板精选层的投资,普通投资者购买新三板公募基金的门槛会大大降低。个人投资者通过公募基金参与新三板的程度将大幅提高,加上新三板精选层的个人投资者门槛已经降至100万元,新三板精选层的流动性得到保障。

“当时确实没办法,我老婆也是警察,也在上班。”2月20日,谈起抗疫期间这段略显心酸的经历,王磊却很坦然。在2003年抗击“非典”时,他与张英相识、相知、相爱,并最终结为夫妻。而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战役打响后,王磊与张英响应上级号召,双双奔赴抗疫一线。

17年间,王磊的工作从巡警支队到秩序与事故预防处理大队,而张英也从派出所到拘戒所。谈起这段“非典”时期的缘分,王磊直言很幸运。而当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这份经历对他来说又是一种神圣的责任,“使命的召唤吧,我有义务冲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