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一个快递小哥的故事!

本文材料综合知乎、墨子星等;故事的讲述者是湖北人,因为老家的生意没做好,几个月前到武汉当了一名外卖小哥。

每户的窗口后面,都有人!

我又转头打电话给点餐者,几分钟后,他给我发来了新的地址,是一个社区的卫生服务中心。

我把踏板上的两袋外卖送给他,他看上去非常意外,连说了几声谢谢,转身就要离开。我叫住他,把餐箱里其他的外卖也拎出来。

虽然这个订单本来只要20分钟就能送达,最后却花了一个多小时,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暖暖的。

伴随文艺作品频频涌现,关于“文艺抗疫”利弊之争层出不穷。此前由“风月同天”“武汉加油”之争引发的“文艺原罪”“文艺无用”等论点,一度引起网友大规模讨论。

1月21日,我的手机突然涌入大批订单,都是去便利店和药店取货的单子,并且都是买口罩的。

我不一样,我是做兼职骑手的,不干就拿不到工钱。

看到大家都在抢口罩,我也有点慌了,也给自己买了三盒口罩。

封城第一天,武汉人的表现很沉着,大多数人都待在家里,出门的人基本都戴上了口罩,也没有发生哄抢物资的事,看到这些,我也没有太紧张。

是的,这时候的武汉,不是一座死城。每家每户的窗口后面,都有人!

我能记住的,都是那些微小而真实的感动!

一月份,别人都买好票准备回老家过春节,我决定留在武汉做兼职骑手:春节期间外卖人手严重不足,接单的价格比平时高很多,这对于债务缠身的我,是抵挡不了的诱惑。

按公司规定,我每天要换两次口罩,还要用消毒液给餐车、手套全面消毒,每天向平台上报身体情况。

周围站着的人:正在执勤的保安、医院两边商店的老板、一边晒太阳的病患,都非常平静的看着,一切都很平静,像没有发生的一样。

到了目的地后,打了收单人的电话,人家说自己没有点餐,今天他轮休,没有上班。

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当天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军队支援地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有关情况。

几天后,我的订单有了变化:点外卖的少了,买米面生鲜的多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说明不管疫情怎么发展,生活总得继续。

文学评论者梦歌认为,艺术的归宿是无形的历史印记,不应因其被青睐还是蒙尘而松动。在探讨优劣之时,更应主动跳出“表象化”的窠臼,让植入时代特征的文艺作品释放最大善意。不论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正如荷兰画家梵高所说:“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包括艺术本身。唯一不朽的,是艺术所传递的对人和世界的理解。”(完)

直到1月20日,钟南山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候谈到:武汉病毒“存在人传人的情况”——这一夜,我不知道身处病毒中心的1000多万武汉人是怎么过来的。

其实不光是我们,环卫工人、医护人员、人民警察,在人们内心最恐慌的时候,他们每天都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这天晚上,有个顾客通过跑腿业务,要我买N95。

大年初一,我在系统看到某医院呼吸内科的单子,单子一直没人领,这个时期,没有谁愿意跑医院的单,我一看,自己领了。

吴谦介绍,加强国家生物安全是各国的普遍做法,国际上对生物安全问题向来十分重视。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通过《21世纪议程》和《生物多样性公约》,专门提到生物技术安全问题。中国从保护人民健康、保障国家安全、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决定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

我从他们眼中看到的,是渴望回复到正常生活的希望,因为只有我们这些外卖小哥跑在大街上,才能说明这个世界还在有序运转。

武汉商场工作人员给顾客测体温

除夕夜,我给自己放了个假。第二天一大早,又赶着出门,因为疫情影响,有些平台限制了骑手接单的数量,整个武汉送外卖的人大大减少。

坚守岗位的武汉环卫工人

武汉,一个900多万常住人口,500多万流动人口的省会城市,像电影中的情节一样,说封就封了?我有些不敢相信,但理性告诉我,这是真的!

这背后,和政府及商家的努力分不开:疫情当前,武汉的一些超市还在加紧备货,盒马等生鲜平台的工作人员全部留守武汉:整个疫情期间,武汉的物资供应一直都很充足,虽然叶菜类生鲜很难买到,但全国的情况和武汉都差不多。

这次,出来接单的是一位戴着口罩的医护人员。

就“势”论事的公共议题下,艺术的专业壁垒被进一步打破。短视频平台上,大批网友参与录制手势舞蹈,助力抗疫;中国多地农村自发创作的防控疫情“三句半”,在网络上被热议转发。

那一刻我知道,点餐的人就是想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通过这种方式给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一点微小的帮助——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外卖,他不止叫了一单,也不止送了一家医院。

当时,尽管听说武汉有病毒感染,但专家说了,武汉有全国抗击这种病毒最先进的研究所。以至于很多人当时都觉得,武汉的病毒和自己遥不可及。

后来,一次性医用口罩也买不到了,有的药店门口的告示用醒目的深红字体写着:口罩、酒精、消毒液……都卖光了!

他迟疑了一下,说:要,有总比没有强!

“老赖”,是失信被执行人的俗称,在股市中被列为“老赖”的不乏其人。辉山乳业实控人、汇源果汁董事长先后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武汉封城后,不少市民见到我都很吃惊:这时候还有外卖?

他惊讶地望着我:“还有吗?”

到医院时,总共11栋的医院非常安静,呼吸内科更是安静到听不出呼吸:没有微博中说的混乱场面,偶尔迎面走过几个戴口罩的人,有的脸上还挂着笑;点单的那位老人,我从他眼神中看出,他的状态不错。

无论是传统民俗,还是现代元素,疫情当下,大批“自我赋权”的文艺作品纷纷涌现。心理咨询师徐天认为,其背后反映的是民众集体趋向理性,主动纾解情绪之困的积极探索,大量“易触动、有共鸣”作品的出现,是“释压刚需”的自我革新。

在A股,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共有36家公司发布公告,公司或者控股股东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在国外,日本柏市少男少女合唱团队员演唱了由日本作曲家、钢琴家上野凉香谱曲的《与子同裳歌》;英国北爱尔兰奥斯特大学孔子学院下设米尔本小学孔子课堂合唱团用中文合唱《让世界充满爱》;印度籍女歌手Deborah改编歌曲《Imagine》支援抗“疫”。

大年初一,接到网友给医院送的特殊订单!

“推翻僵化观念的作品,既‘入脑’又‘入心’。”有网民感言道,抗疫主题的年画作品不仅释放了人们最朴素的情感,提高了民众心理“免疫力”,也激发了社会重拾抗疫信心。

外卖到了目的地之后,为了别人,也为了自己,我尽量不和人面对面交谈,后来平台出台了无接触送货。

下午,接到一个特别的订单,指名叫送到武昌某医院门诊部,叫餐的人一共订了十几份快餐,几个大手提袋把餐车全塞满了,剩下的只能放在踏板上。

我后来问这个顾客,N95没有了,一次性医用口罩要不要?

自武汉“封城”以来,作家方方一直记录所见所闻;武汉市文联主席池莉发表文章《隔离时期的爱与情》,引发大批读者共鸣;作家莫言创作了对联和诗词书法作品,积极参与抗“疫”。

“这次疫情的发生,更加凸显了生物安全的重要性。中国将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加快构建国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规体系、制度保障体系。”吴谦说。(完)

“千年古县”河北武强地处燕赵腹地,是中国著名的“年画之乡”。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当地“非遗”传承人积极行动,先后推出《武汉加油》《金鸡一唱百毒灭》等年画作品,被网友称赞“幅幅有温度、件件聚人心”。

1月23日凌晨两点多,打开微博,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

我今年30多岁,此前做过投资,算是有一点社会阅历的人,但还是不知道N95是什么,问了几家,人家都说没有N95。

还有一次,我经过一家医院门口时,一位晒太阳的阿姨忽然身子一倒,医护人员很快跑过去扶住她,抱着她往医院里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