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联播》头条播出了这位战“疫”一线代表

【战疫最前线】《新闻联播》头条播出了这位战“疫”一线代表

央视网消息(记者 朱春燕 通讯员 高婷 杜巍巍)3月11日的《新闻联播》头条,播出了正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医生胡克,他谈到自己前一天受到总书记亲切接见、学习总书记重要讲话后的体会和感悟。

现在是否有更加快速准确的检测方式?

特别提醒大家的是,各类药品的有效,所谓药的有效和无效,这个不是真正的科学的结论。想得出科学的结论的话,一定要进行严格的临床的科学实验才能够得出结论。

为什么现在还不能预判拐点?

要战胜疫情有两条主线,一是防控和医疗,另一条是科学研究。面对这个新发的呼吸道传染病,药物大家很关注,我们也观察了很多药物,都需要进行更进一步的临床观察来确定其疗效。

形势严峻。大批患者没有及时收治到医院,这批患者在社会上的流动,在家庭中的居住,会造成更进一步的家庭和社区的感染,这是加剧疫情的最重要的因素。关键要把已经确诊的轻症患者及时收入医院,进行集中救治和隔离。

人们有些担心是正常的,但方舱医院收治的都是确诊的轻症患者。方舱医院第一是要让病人得到医疗,第二是要跟社会和家庭隔离开,是一个现实可行的办法。床位多,人多,还需要大家共同理解和帮助,在方舱医院里要多一些人文关怀,多一些病友之间的互助,共克时艰,大家都需要付出和努力。

首先要明确拐点的概念。拐点如果指的是发生的人数先是持平,然后迅速下降,最后归于一种常态或者消除疾病的转折点的话,现在的问题是底数还不甚清楚,有多少在社会上没有能够进行隔离的病人需要尽快摸准,否则判断根据不足。另外还有病毒的变异,具体体现在传播性和致病性上,这个未可预期。再有下一步的大批人员返程流动,也是个考验。

必须把病人收进来,前期采取了很多方法,但收治容量还是有限。方舱医院是用最小的社会资源、最简单的场所改动、最快达到扩大收治容量的办法。方舱医院医疗条件不像正规医院那样完备,但对轻症患者的基本医疗可以满足。

从2003年非典疫情,到人感染禽流感疫情,再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胡克没有缺席过近年来湖北历次突发呼吸公共卫生事件的临床救治工作。

现在医院床位大多用于中、重、危重症患者,轻症患者收治不够,造成的问题突出。

2月初,胡克所在11病区收治了两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58岁的患者李先生,既往有高血压(重度)、糖尿病病史;33岁的张先生有多年原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病史。

从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出现伊始,胡克就在抗击疫情的一线,至今已奋战近百天。

去年12月下旬,胡克所在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陆续收治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人,其症状表现与此前常见的肺炎有明显区别。

现在对这个病毒有更多了解了吗?

为什么会提出方舱医院这个概念?

方舱医院床位密集,会传染吗?

但是欣慰的是从我们国家对新的病毒种的确认,到它的核苷酸序列的确认,到它的初步的生物学性状、病毒的培养、病毒感染的动物模型的建立,已经为后来的研究打下良好的基础。

1月25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被指定为第三批新冠肺炎定点医疗机构,后又成为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收治医院。胡克主动请缨并在科内动员,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专科II科在岗职工写下集体请战书。随后,团队整建制入驻人民医院东院区新冠肺炎11病区。

他敏锐地意识到其严重性,迅速向医院报告情况,并在病区开辟隔离病房,指导科内医护及保洁、陪检人员做好防护及消毒隔离工作。同时,他向医院建议落实发热门诊预检、分诊工作,开辟更多的隔离病区。

主动请缨 带领团队整建制入驻定点院区

我们期望在不久的将来尽快产生对这个病毒的本身的特性、发病规律和它的应对方法的一系列的科学和技术成果。

8天、12天——两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快速康复出院。同时入住东院区11病区的熊先生夫妇俩大受鼓舞,68岁的熊先生当即手写感谢信,表达对胡克教授团队的谢意。

入院时,两人都出现呼吸衰竭早期症状,血氧饱和度一度只有60%,生命垂危。胡克团队立刻组织急救,短时间内初步稳定病人的生命体征。11病区祝恒成医生和护士长刘珍莲、曾艳等医护团队全力实施对症支持治疗,同时安抚好病人的恐慌焦虑情绪,鼓舞他们战胜疾病。

胡克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专科II科主任、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新冠肺炎11病区主任,也是3月10日在火神山医院,受到总书记亲切接见的3名湖北省当地医护人员代表之一。

胡克表示,总书记在讲话中充分肯定了医护人员在这次疫情中所做出的突出贡献和努力,讲得非常动容。在接下来的工作中,会按照总书记的指示精神,一定战胜此次疫情。

由于两人的基础疾病对救治的影响较大,胡克反复考虑,为他们制定了针对性诊疗方案。2月9日、12日,两位患者两次新冠肺炎核酸监测均为阴性,肺部原有感染绝大部分吸收,达到了出院标准。

还很有限,时间太短,科学是有一定过程的。到目前为止,对这个病毒知道的还是有限。

作为湖北省医疗救治组专家组成员、副组长,疫情伊始,胡克来回穿梭于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协和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等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参与武汉市新冠肺炎的排查和诊疗工作。此外,还要每天抽出两三个小时,进行湖北多地市医院的远程会诊。

用它来收治确诊的轻症患者,使患者得到医疗照顾、又能跟家庭社会隔离开,这是解决传染的关键举措。

检测方式主要还是对于病毒核酸的检测。现在对于病毒核酸的检测能力在不断提升,但不同的试剂之间精准程度有差别,并不是所有患者都能检测出核酸阳性,所以有大量看着流行病学史上、接触史上像是,临床症状也像是,但是核酸未能得到确证的病人,现在被列为疑似病例,我建议在武汉出现这样的病人,应当可以列为临床诊断病例,因为核酸对于已确诊的病人阳性率也只在30%-50%之间,因此设出临床诊断这个档级是非常有必要的。

方舱医院收治哪些病人?

胡克说:“我们必须通过不断讨论调整,制订‘个体化’诊疗方案,为患者实施最合适的治疗。”

在同事眼里,胡克教授是个格外认真严谨的医生。每次有拿不准的病例向他请教,他总是会反复研究,给出最令人信服、让患者受益的方案。“一定要请胡克教授看看片子”“一定要请胡克教授看看诊疗方案”。在这个特殊时期,胡克成了大家心目中的“定海神针”。

同事眼中的“定海神针”:一定要请胡克教授看看诊疗方案

高龄患者不往里收,有基础合并症的、容易加重的不往里收,方舱医院应当是轻症患者的社区,一般大约经过2周治疗,可望使病毒消失。方舱医院能给轻症患者提供需要的医疗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