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还钱便放贷补偿招行丹阳支行原行长助理触犯刑法

日前,丹阳市人民法院在裁判文书网公开披露判决书,招商银行(600036,股吧)丹阳支行原行长助理因违法发放贷款获刑。

博纳影业是那个幸运儿,也是大家意料之中的结果。

2010年,博纳影业赴美上市,错过了影视行业蓬勃发展的资本浪潮。在《智取威虎山》口碑票房双丰收之后,于冬下定决心将博纳私有化。这一决定,使博纳影业成为中概股回归潮中一只罕见的影视股。

之后,在银行需要担保公司为此笔贷款提供担保的时候,王某又找到丹阳阳光担保公司为该电子公司做担保人。但担保公司由于并不认可此项业务,向王某提出需要反担保,王某又马不停蹄的请托丹阳某汽车部件公司为其提供反担保。

根据博纳影业招股书,麦盖提刀郎庄园新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日期为2015年5月13日,当时的法定代表人叫包旭东。2017年9月19日,包旭东退出刀郎庄园,张晓斌进入。2018年6月,张晓斌担任法人期间,麦盖提县140个村委会、居委会向刀郎庄园进行非公开协议增资。刀郎庄园入股博纳影业两年后即2019年8月29日,张晓斌退出,李刚进入担任法人。

博纳影业回归A股之路,兜兜转转颇为不易。

(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信息披露内容以公司公告为准。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根据博纳影业的招股书,即便在影视寒冬,公司业绩也比较稳健。招股书数据显示,博纳近三年来营收稳定上升,分别实现了20.0亿、27.8亿、31.1亿的营业收入。在2019年,营业利润更是增长显著,达到4.3亿,同比增长61%。

漫长等待两次申请 博纳影业回归A股

2014年4月30日,电子公司授信敞口到期,王某再度请托另一家公司与这家电子公司签订购销合同,从招行下发500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

2013年8月,王某带来一笔贷款业务,丹阳某电子公司想在招行丹阳支行获得500万元的授信敞口。王某率先将客户经理陈某叫到面前,叮嘱陈某要关照这家公司。

王某通过上述手段导致招行为电子公司提供500万元授信敞口,同时没有认真履行审核职责,其行为已经构成违法放贷罪。2017年上半年,此案案发,王某于同年6月被抓捕归案。丹阳市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判处王某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

想要闯A股的影视公司有很多。2014年以来,开心麻花、新丽传媒和力辰光、华视娱乐等企业均曾提交IPO申请,但之后均撤回且无后续消息。最近成功登陆A股的,还要追溯到2017年10月上市的金逸影视,和2018年借壳上市的芒果超媒。

月末,该电子公司从招商银行开立期限6个月,金额500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给了“供货人”,也就是签订虚假合同的收款方。收款方在获得汇票之后,通过背书转让等手段,将钱提供了电子公司。

经查阅刀郎庄园的工商档案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刀郎庄园进行的多轮变更法人、董事长、增资均处于2017年入股博纳后。

首先,取得银行授信需要向银行提供购销合同。王某在在这家电子公司不发生销货的情况下,联系请托江苏某集团与该公司签订了一份虚假购销合同,使得贷款资料的主体得到了解决。

结合近些年我国部分城市开始探索农村“三变”改革来看,刀郎庄园的入股行为,或与看好博纳影业未来的发展,获取投资收益,支持在新疆注册的本地企业有关。

招股书显示,多年来,博纳影业累计出品影片超过250部,累计总票房超过350亿元,《十月围城》、《龙门飞甲》、《桃姐》、《明月几时有》、《一代宗师》等影片在中外各大电影节斩获多个奖项。此外,博纳影业还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拍摄了《红海行动》、《中国机长》、《烈火英雄》、《智取威虎山》等多部主旋律题材商业电影。

在阿里、腾讯、红杉资本、软银赛富、复星国际等资本方的助力下,博纳影业在2016年4月私有化成功。

为了这笔贷款业务,王某费尽心力,合同方、担保方甚至反担保方的沟通均亲力亲为。

判决书显示,2012年9月18日,王某入职招商银行镇江分行丹阳支行担任行长助理,分管信贷业务。这一职务便利,为日后王某犯案埋下伏笔。

2017年10月,博纳影业首次披露招股书,股东名单中就出现了一家名为刀郎庄园的公司,持有博纳影业0.06%的股份。根据招股书,刀郎庄园认购博纳影业增发股票68.73万股,每股面值1元,对应股本金额68.73万元,溢价金额计入资本公积,增资价格与同期其他投资人一致。

2016年9月,证监会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要求要集聚证监会系统和资本市场主体的合力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支持贫困地区企业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融资,支持和鼓励上市公司、证券基金期货经营机构履行扶贫社会责任。

2020年上半年经历疫情,电影院关门、电影项目无法上映,博纳依旧保持了正向盈利。招股书显示,2020年1至6月,博纳影业实现营业收入7.55亿元,净利润为2680.06万元,主要得益于部分线上发行以及版权销售业务。不过,招股书也显示了,公司2020年的营业利润可能会较上年出现下滑。

影视行业迎来A股市场回暖期

至此,丹阳这家电子公司的所有贷款所需要件均被王某打点妥当,该公司随即向招行丹阳支行提出贷款申请。王某马上同意,并提交上级主管部门批复,2013年10月,这家电子公司获得了招行给予的期限一年的500万元授信敞口。

博纳苦等3年才过IPO,与公司及业务没什么关系,而是受客观大环境影响。2016年10月,新一届证监会发审委上任,收紧了重组并购政策。2017年9月,博纳影业首次递交招股书,但众所周知,2018年起,影视行业经历税务风波,经历了漫长的调整期,国内对影视资产并购上市的审查也愈发严格。

资料显示,刀郎庄园的控股股东为麦盖提县希依提墩乡希依提墩村村委会,持股比例为60%,实际控制人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新疆国资委”),是新疆当地基于扶贫而成立的企业。据《新疆日报》报道,刀郎庄园的成立,要感谢新疆证监局驻村工作组干部,是后者帮助希依提墩村,通过引导社会资金捐助村委会入股和引入战略投资者方式,于2015年成立了刀郎庄园。

2020年8月24日,证监会网站披露了博纳影业的招股说明书。11月5日晚间,博纳影业首发获得通过。同时一同出现在公众视野的,还有博纳影业的“豪华”股东团。根据招股书,博纳影业的股东中,既有韩寒、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陈宝国等知名演艺圈人士,也有东阳阿里、林芝腾讯、万达电影等知名公司。

从联系担保和反担保公司,到安排信贷员对接,再到安排公司会计案银行要求提供材料,王某将分管信贷业务攒下的资源和业务经验运用的淋漓尽致。

启信宝信息显示,2016年12月13日,博纳影业将公司注册地由北京市东城区保利大厦的写字楼变更为新疆乌鲁木齐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维泰大厦。2017年3月,博纳影业变为股份公司,注册资本由原来的1.432亿增至10.996亿。

但是,就11月4日发布的《2021年院线电影前瞻报告》显示,目前有约262部电影待登陆2021年内地院线,结合疫情的常态化管控,影视行业基本面已逐渐改善。

丹阳人民检察院指出,事实上,王某安排这家电子公司获得自家银行授信,是因为其无力偿还电子公司老板的借款。为了缓解两人之间的经济纠葛,王某特意为电子公司量身打造了从招商银行的贷款方案。

上文可见,丹阳这家电子公司,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贸易和购销产品,通过王某的一番运作,直接从招行获得了500万元的贷款资金。为什么王某会对这家公司如此上心?

2016年,电影行业一片向好,年度总票房创新高达到了455亿元。前七名的影片中,博纳影业投资的电影就占了2部,分别为《湄公河行动》与《澳门风云3》,票房皆超10亿元。